大宋海贼王 第六章 父子

(一)

在东莞水师巡营安顿好舰队,许多工作就开始忙碌起来,杨国定带着那些做烟花的师傅开始去后山实验火药,曾胜指挥从船上火药和各种物资,放置到府库里,而杨志高被派回到杨家寨去通报情况。各舰长也忙着给船上人员编组,并抓紧时间休息,按提督的要求,他们还被分派了陆上体力训练的任务。老田头亦忙里忙外的,毕竟他是这里的主人,以前整个巡营的后勤事务大小都是他全包了,这次徐宁给他一个去置办年货,准备过年的事,他也很乐意就接受下来。

整个上午,徐宁都在船上测量各处的比例和尺寸,杨志宽从广州帮找到的几个工匠正好派上用场,这几个师傅是在广州的船坞维修大食船只的,广州的胡商比较多,也有一些会修各国船的师傅。杨志宽跟他们提了自己的一些改造设想,想要在后桅杆试着加挂方形的小帆,而且是由多面帆组成,他们讨论了多次,觉得可以试试,其中阿米尔舰长也帮忙出了不少主意,于是制作帆布的师傅最先忙碌起来,另外徐宁提出要在甲板上各处加设女墙,各工匠也提出了自己的设计方案。

忙了一上午,徐宁正打算去后山看看火药实验,他看到一叶快舟冲码头而来,那是送杨志高去杨家寨的交通艇,杨志高在码头跳下了船,却急匆匆的跑会阿拉丁号去。徐宁正要去问,忽然看到一艘大点的快船也向这边驶来,那不是杨家寨的船吗?就是前几天送他们去广州那艘,徐宁向码头迎去,只见船靠岸时,杨云辉一个箭步跳下船来。

“大当家的,你怎么亲自过来了?”徐宁见到杨云辉,多少有点诧异。

“哦,徐,,徐公子啊。”杨云辉缓了一会神,“我听说你们在这里安顿,特地过来送点鱼给你们,还来看看我那位田老哥”。

“哦,大当家的,我们是担心回杨家寨这些船的目标太大,被北元人发现了,会连累你们,还有文相公。”

“这些志高都跟我说了,徐公子,你带我去这个巡营四处瞧瞧吧。”杨云辉说着,一边走过来,一边给后面的跟班做了个手势,让大家不要跟着。

他径直往幽静的地方走起,徐宁觉得他有什么事情要说,也连忙跟了过去。

“徐公子,你们不简单啊,才几天功夫,从广州搞到大海船了,这些船工看起来也有模有样的了。”

“这都是多亏大当家的两个公子帮忙,不然那里能几天就集合那么多香山子弟啊。”

“徐公子,你可把我们也害惨了,志高这回死心塌地跟你们走了,跟我说不回渔场,刚才还跟我吵了一架,那个梅沙的胡老爷,就是你们刚让他做“梅沙”号见习舰长的那个胡亮他爹,昨天还来跟我吵架,说志高不仅把胡亮拐走了,连码头的船工都拐走了二十来个,杨家寨也差不多,志高说不动我们在编那些乡兵,把码头的很多伙计一起掳走。徐公子是想让我们没鱼吃吗?”

“大当家的,这那能呢?原来是这回事,我去找志高来给你道个歉,我们再商量一下该怎么办,好不好。”看到杨云辉不太客气,徐宁向缓和一下气氛。

“哈哈,徐公子,儿大不由爷了,这个我不怪你们,他那点小心思我清楚,朝廷前几日刚给香山各处发出了勤王令,保卫大宋,匹夫有责。志高能够带走的这些人,心早就飞到崖山朝廷去了。”

杨云辉接着说,“我们杨家一直是大宋忠良之后,志高一直埋怨我自保实力。徐公子,我跟你说句心里话吧,我还真是要自保实力的,朝廷南渡以来,一直偏安于江南,不求进取,文臣互相倾轧,武将各自遭殃,早年我们爷爷带着杨家这支血脉远走岭南,就是想躲过这些是是非非,不想再参合朝廷的事。”

“没想到我们消停了几十年了,这个偏安的朝廷也被逼到岭南来了,徐公子,你看看,实际上朝廷还在互相内斗,你们救下了文相公,可是文相公在潮阳,甚至杨家寨,离崖山近在咫尺,朝廷怎么不对他加以救援,又为何一直不让他回朝?”

“哦~~”。徐宁没想到杨云辉会跟他说这些。

“徐公子,现在朝廷在崖山只有最后一口气了,虽然各地还有仁人志士前去勤王,然而汴京丢了,杭州丢了,福州、泉州也没了,广州可能也快没了,偌大的大宋,只剩下崖山弹丸小岛之地,能支撑多久呢?无非做困兽之斗,虽然还可以远走占城、爪哇,甚至大食,那样还成气候吗?”

“大当家的,你说的真是在理。”徐宁基本赞同杨云辉的分析。

“徐公子,你们真像去崖山,我怕是飞蛾扑火罢了。”

“大当家的,那么你觉得我们该如何呢?”

“徐公子,我看你和我那个本家,虽然在北元军中救了文相公,但并不类似他那样的耿直的人。你们搞来了一些海船,有没有去南藩做海货的想法呢?暂时把这些人带去南藩,等这边安静了再回来吧。”

“大当家的,我这几天也在犹豫此事,然而,你看现在的事情我还能做主吗?舰队上下的香山子弟都是志高去以勤王名义找来的,我们突然远走南藩,如何能服众呢?真真假假,大仗小仗,我觉得总得打一下了。”徐宁回答到。

“大当家的,您放心,香山子弟的性命我同样会放在心上,我们打算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走,如果打败了,就顺势带他们去南藩,看来众人也没话说了。”

杨云辉听到这里,心里感到宽慰了许多,“哈哈,徐公子,果然不是迂腐的人。”

“对了,文相公一直挂念着你们在广州的情报,基本被我搪塞过去了,我每天让乡兵演武给他看,在广南东路,我杨家寨的乡兵比起别人,甚至比起禁军都不逊色。”杨云辉说,“还有,我的二弟,杨宏辉拳脚功夫相当了的,我们合计了一下,你能不能让他来你这里当个抢棒教头,也让我对杨家,不对香山在你这里的子弟放心些。”

“大当家的,那是求之不得啊。”徐宁道,“稍后我找志高好好说说,让他给你道个歉。”

“哈哈,徐公子,你可真要保重好我这些子弟啊。”杨云辉挥挥手,“好了,今天我就去找田老哥吃酒去,帮我问我本家好,你们自便吧。”

说着,杨云辉就找老田头去了。

(二)

午后,在后山山谷里,杨国定已经带着几个工匠配好了几个火药方子,都做过了燃烧试验,下面准备做爆破和发射试验。

“杨哥,情况怎么样了?”

“火药成分我们已经配好了,直接燃烧没什么问题。他们正在做几个二踢脚,马上可以点火实验,还有那边在做冲天炮。”杨国定给徐宁比划着介绍情况。

“这几个从肇庆请来的师傅还不错,还有广州这边来的几个,居然是江陵兵器坊的,跟着朝廷流落至此,在广州城没事情做,饥一顿饱一顿的,居然被志宽给淘到了。”杨国定说,“我已经查问过了,他们在兵器坊里制作过震天雷,火箭,甚至还有突火枪,你看那个白胡子的,叫做廖师傅,以前就是火器监的老工头,干起火器的活来,眼睛就发亮,我刚才说了要做火箭的主要,他正领人在试做,可能明天就能发射了”。

“廖师傅还跟我说,北元人,也就是那些现在追击宋廷的水师,实际上原本都是大宋的降将,在他们的船上,有很多武器都是江陵兵器坊制作的,除了神臂弓外,可能会有床弩和小型石炮,就是投石机,有时候它们会投掷震天雷这样的爆炸物,又称为火炮。”

“你有没有问他管状火炮的情况。”徐宁接着问。

“有的,他们也实验过,还不成熟,火药和膛压都根本不得要领,以前好像西夏人倒是做成过铜火炮,然而大宋一直没有像样的金属炮,估计是铸炮技术有限。”

“是的,比较初级的大炮还应该要等一百年,而且知道明朝末年的红衣大炮,才算步入实战。”

(三)

次日上午,水师巡营码头有一艘大食商船正在靠岸,来的人正是巴塞木。

“我亲爱的孩子,你们还好吗?广州城被北元占领了,大宋的军队已经向西退却。”巴塞木告诉徐宁,“我早上到了杨家寨,大当家告诉我你们在这里,我就过来了,亲爱的孩子我要回大食去了,这轮多亏遇到你。”

这次航行,巴塞木不仅货物上没多大损失,还依靠给胡商做照相的中介大赚了一笔。

“广州的海商很多都选择出海,大家都打算观望一段时间,等时局稳定再说。”巴塞木接着说。

“巴塞木大叔,遇到你也是我们的荣幸,你给我们的海船也很结实。”徐宁突然觉得要感谢眼前这位老人。

“啊,我的孩子,我临行前还有个请求,我的儿子阿里,他是在广州土生土长的,这次不打算跟我一起回大食去,我想让他跟着你们的船队,一来这里有许多我的老伙计,互相有个照应;二来,他也很愿意跟你们一起去探险,自从他看到你们从未来岛拿回的宝物,就一直想跟着去历险。”

“巴塞木大叔,海上风浪无情,把他放在我们这里,您能放心吗?”

“孩子,你不要担心,在我们阿斯图海商家族,儿子大了要学着自己飞翔,现在是该让阿里放飞的时候了”。

“亲爱的孩子,你一定要帮帮我的忙,我相信你们会得到天神的庇佑的。”

“好的,巴塞木大叔,让阿里到我们船队吧,我们会把他当做同生死,共患难的兄弟的。”徐宁说,他想着,舰队里三个大食舰长只是粗通中文,下面的许多船工水手都只会说大食话,杨志宽上次在广州城里跟他说过巴塞木的这个儿子,是巴塞木在广州的夫人给他生的,大食话和汉话说得都很溜,有一个这样的人做指挥参谋,也好跟大食船员沟通。

“噢,谢谢你,亲爱的孩子,我还有一些礼物给你,我这里有三十箱猛火油弹,是每次我到大宋随身带着防身用的,听说北元的军队很喜欢这东西,我这次留给你们防身,希望我的孩子们都能平平安安的。”巴塞木忍不住拥抱了一下徐宁。

 

 

优秀科技原创内容源,欢迎添加微信公众号。

创客行淘宝店提供本网站电子制作的全部套件

创客行淘宝店地址:https://shop125908459.taobao.com/

参考文档

  1. 全站目录
  2. 大宋海贼王-目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