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海贼王 第四章 为利而来

(一)

杨国定趾高气扬的站在大食商船的舰桥上,看着船队顺流在往珠江口的外海驶去。今天天气不错,太平洋的暖风正扑面而来,而船长阿米尔可无暇顾及欣赏珠江口的美景,他正指挥水手们调整两个桅杆上的三角帆,以便船能够迎着逆风以“之”字前行。昨天,老船东把三艘双桅三角帆船让个了宋人,而且让他们留在中国至少一年时间,以培养大宋的水手。阿米尔很舍不得这艘船,从大食的水师退役之后,他一直作为阿拉丁号的船长跟老船东在大食和宋之间来往,阿米尔忘不了十年以来和阿拉丁号风雨与共的日子。

“杨哥,当舰队指挥官的感觉如何啊?”徐宁跟在杨国定后面,看着他兴致勃勃地上下体验这艘海船。

“小徐,这帆船我还不大会使,多给那几个大食船长一些工钱,让他们多留些日子吧,对我来说,中式帆船还是大食船都一样,都是门外汉。”

“杨哥,你是老海军了,很快就能搞懂这些船的,这舰队指挥官非你莫属。”

“小徐,下一步我们去干什么呢?有了船和武器,我们跟三叔公去占城看看吗?反正这个时代赚钱好像也不太难。”杨国定已经被突如其来的幸福弄得有些无所适从,他盘算着,两个反光镜就能换上船和武器,那么他的汽车上还有两个后视镜呢,不说大富大贵,平平稳稳过一辈子的钱总能换到吧。

“杨哥,我觉得不管怎么走,我们总要收罗些人才。你想想看,就算我们到占城或南藩甚至大食,要想做生意也罢,打下国家也好,总要融入这个时代,依靠这里的人才啊。”

“对头,小徐,我看杨家的志高和志宽都不错,干脆把他们一起来出来做外贸得了。”

“不过这里很快就要面对蒙元的浩劫了,史上的大元朝人分四等,我们生活在这南方啊,性命跟一头毛驴等价。而且你看志高那小伙子,正满心兴奋的以为我们要带船去崖山呢,他昨晚上拉着我说了一宿,要去招募他相好的那些香山县仁人志士上船,一起去朝廷效劳。”

“哎,历史还是沿着它自己的轨迹在走啊,难道历史上我这位先祖是乘我们这艘船去崖山的吗?,我们是不是也要搭上呢?”杨国定忽然记起志高这位自己原来那个时代的先祖是去崖山杀敌牺牲的。

“杨哥,所以我们现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我已经答应志高让他多去找人到船上来学习驾驶这些三角帆船,而且也同大食人一样立契约,发放月钱。”

“哦,那么我们和他们是雇佣关系?”

“是的,所以我们还要想办法多挣一些钱?”

“挣钱?”

“对,杨哥,这事情交给我,你在部队那会对火药有研究吗?”

“小徐,我以前虽然是海军,对枪支弹药和爆破装置还是会学习的,我这个人也特别有好奇心,所以多学了几手。”

“哈哈,杨哥,那你除了操练舰队,还帮忙看看那些火药有什么用场,如果在海上真要打起来,我们总不能跟别人打白刃战,三叔公给我们的震天雷不够几次用的,不过他倒是多给了一船火药,我们得自己想想办法。”

(二)

三叔公和巴塞木这次也跟着到杨家寨这边来,除了把自己商行里的香药放在杨家寨,徐宁还说再给他们看一个稀罕物,请他们帮做一宗买卖。虽然才认识了一两天时间,三叔公总是觉得自己琢磨不透眼前这个年轻人,他又要做什么新奇的生意呢?三叔公从怀中拿出那个被丝布小心包好的反光镜,轻轻的把玩起来。

此行杨志宽说自己还有大事要忙,在广州城没有同来,他站在自己的甲板上看着三艘大三角帆的大食船在前面航行,水手在桅杆上爬来爬去的,心里有暗自骂了一句,这些破船。

他真不知道徐宁为什么要去买这些窄长的帆船,运货又少,又不如大宋的广东船和福建船稳,而且那些船没有水密舱,很不安全,他才没兴趣坐在那样的船上。他看着自己船上的硬帆在逆风中行驶至如,还不需要水手爬到桅杆上,不觉得更为大宋的制造水平自豪。那些大食人,只能把地里种植的香药,和犀牛角,象牙这样的稀罕物运来,换取我大宋的漂亮丝绸和精美瓷器。

杨志高乘坐第二艘海船跟着“阿拉丁号”后面,他兴奋的看着扎伊尔船长熟练的指挥水手航行,徐宁让他作为见习船长跟随扎伊尔学习,这一切对他来说都很稀奇,这些船虽比不上大宋水师的大海船船,但是比杨家寨的渔船大多了,如果能够去到崖山,肯定能为朝廷更好抗击外敌。杨志高打算回去后不仅在杨家寨,还把附近梅沙、香山的子弟故友都动员一下,多带些人上船来,总比驾着渔船去崖山要好。

(三)

由于逆风而行,船队在当天深夜才到达梧桐山外海。

清早的时候,杨志高带杨三叔公去见杨云辉,自己就找了机会跑到梅沙去了。等三叔公安排好自己的香药,回到船上,就看到阿拉丁号上有人来请他过去。当他走进阿拉丁号的船长室时,却看见徐宁又在他面前摆弄起一个稀罕的东西。

原来,徐宁把一架无人机的航拍单反照相机拆了下来,从卡车上把一台彩喷打印机安置在阿拉丁号上,这本来是航海长为创客行的多媒体实验室在深圳采购的新货,托张总帮忙运回去,现在被派上赚钱的用场了,等一切装配妥当,徐宁让巴塞木坐在镜头前,先给他来了一张特写,然后让三叔公也来了一张。

只听“咔嚓”就好了,三叔公不知道徐宁到底搞什么把戏。过了一会,他看见一个有点像小型纺机一样的东西发出吱吱的响声,居然吐出一张纸来,当他看到之上的东西时,有是大吃一惊,没想到自己被清清楚楚的画在纸上,这比广州城里的名画工何庆辉画得还要好很多,三叔公端详着自己的画像。突然听到一旁的巴塞木口中有念念有词的祷告起来,这两天他们见到的新鲜事太多了,一下子都接受不过来。

“三叔公,你看这个物事怎么样,能不能给人画像做个买卖?”

“巴赛木,你也说说看嘛,只要你们找些想要自己画像的人,,,给你们分两成的利如何?”

这两个商场老将很快从吃惊中清醒过来,就像闻到腥味的鲨鱼,笑容从僵硬的脸上泛了起来。

(四)

五天之后,在内伶仃岛附近的海面,徐宁陆续做了二十几个买卖,都是三叔公和巴塞木从广州城招揽来的客商。

“徐贤侄,若是太平时节这生意还要好,现在北元大军压境,大家人心不定,这生意也难做了。”三叔公心里不免惆怅,相比来说,巴塞木比他多招来了三个人,那些胡商还是大方些。

“三叔公,你已经帮了大忙了,最近筹集的款项,够我支付这个小船队两三年的花销的。”

“贤侄啊,志宽还托我从广州带来了好几十人,都在我的船上呢,听说都是你跟他提到的匠人。这些人在太平时节都还能靠手艺活吃饭,现在也难了,特别是那些跟着朝廷从北方流落过来的,现在在广州城里都无事可做,不知道这个朝廷还要到哪里去了。”三叔公说道,“我看志宽为你的事情也颇为上心,到处游走,在船坞,酒肆和东城那些作坊里到处帮你寻人,他说你准能做些大事。”

“三叔公,大事还谈不上,踏踏实实往前走,总要有人才才行,是吧。”

“说得也是,自古以来人事人事,事情还需要有人去做的,可是你们打算做什么事情呢?我一直想不透,难道你们也想像志高那样为朝廷效劳?我看有不像啊。”三叔公这次来时,发现船上已经多了不少香山的子弟,跟着大食人一起练习驾船,当他听说徐宁坚持要给这些人签契约,给月钱时,心里中觉得怪怪的,这样算是私兵呢?还是商船队?

徐宁跟三叔公笑笑,“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嚷嚷皆为利往。不管朝廷如何,小侄只想做些对得起天地良心的买卖。”

“我老了,看不懂你们年轻人的事情了。”三叔公感叹道,“对了,徐贤侄,你想要更多的震天雷很难搞到了,现在广州局势越来越紧张,江大人已经严令兵器坊保障火器的生产,并限制流出。我的人从肇庆那边倒是弄到了不少火药,我还为贤侄鞭炮工厂找几个老师傅,不知道贤侄是不是用得上,贤侄先领取看看吧。”

“好啊,那要谢谢三叔公了。”

当三叔公告别了徐宁,回到自己的座船的时候,他在自己的甲板上目送了三艘三角帆船的启航,他看到徐宁和杨国定跟他挥手告别,而在后面一艘船上,在杨志高正带着几个年轻人爬上桅杆去升帆,不多时,这个小船队在他身边划了个弧线,向南边离去,真是后生可畏啊,不知道他们后面往哪里走。

 

 

优秀科技原创内容源,欢迎添加微信公众号。

创客行淘宝店提供本网站电子制作的全部套件

创客行淘宝店地址:https://shop125908459.taobao.com/

参考文档

  1. 全站目录
  2. 大宋海贼王-目录

One Reply to “大宋海贼王 第四章 为利而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